20061022

美濃聽歌20061021

本週好土PhotoOfTheWeek by 小帽

·小帽相簿
·ak/怪鴨相簿
·ak聽歌

美濃蒙太奇.........認真的演唱會篇 /Lung
原以為Pink Floyd 解散 Fredy Mecury死於愛滋後, 我再也不會想去看現場演奏會了,昨晚的生祥新片發表卻讓我幹了件我認為只有我女兒這樣年齡的才會做的事.....排隊要簽名啦 ~~

永豐簽名時問我
"從高雄來?"
"對阿~等下還要騎回去"
" !!!!"
......驚訝?? 不會吧 .差點想跟永豐說 "你們都能讓夏川里美在縣道184上騎風神125了,我們夜騎50公里回高雄算什麼......."--by Lung

美濃蒙太奇,讚! /怪鴨婷
哈!龍大哥,都一樣啦!這也是老女人活到34歲,第一次排隊要簽名,現場氣氛確實也很蒙太奇。生祥:簽字筆還我。(不是我吝嗇,是那隻筆真的太好寫也太方便了,跟我2年了!)

美濃山下的桃花過渡與老山歌,遇上異國海味「沖繩三線」(Okinawa Sanshin)的特有琉球音階,極簡主義風格,在這次創作中,平安隆老師彈奏的三線適時出現妝點,而無喧兵奪主之感。老山歌再次想起,詮釋上已不再是反水庫之歌,而取代的反應農業經濟政策衝擊下的【邏田】辛苦種植的農民(不蠻說,吉他前奏一響起,眼角又泛淚了...)。【蒔禾歌】編曲上引用了傳統老山歌的曲調,在閩南則是(車鼓調)桃花過渡的曲調,演唱現場不論閩、客,大家都能自由哼上一段 "挨啊囉的挨,挨啊囉的挨啊哩都晃啊囉的晃"。

但不知是家中空間音響不夠好還是...,他們強調德國錄音師將空氣、溼度感表現在專輯中,其實我並沒聽出來。可能是10/21晚上的氛圍多了時間線性,和夥房、歌手、朋友、即興,以及現場真的感受到的空氣溼度,透過水分子流動產生的細膩聲響,感覺真是好極了!

很難想像兩把空心吉他在Ken精練的彈奏技巧製造了更多層次之感,現場吉他演奏編曲上,與專輯CD相較之下,我和ak都認為現場層次更豐富,Ken在吉他力度控制上更有情感,滑奏、輪指、切分擊拍...聽得懂得、聽不懂的,都讓在場的人興奮極了!

音樂會上有人反應聽不懂,其實懂不懂不是那麼必要,沒了解文化就純粹欣賞演唱會,聽不懂語言就聽音樂性,聽不懂音樂性就聽器樂,再聽不懂就聽主音旋律,如果還是不懂就看彈奏指法技巧,要不就看熱鬧。只是現場小小尷尬是整曲音樂沒完,現場就有人鼓掌叫好,尾音還停在屬和絃啊〜不過,就是捧場熱鬧就好了。

大象群車隊同樣一群人浩浩蕩蕩來參與,其中一位車友是生祥的同學,不知認購10片CD是不是就是他?單車隊參與類似的活動還是蠻有意義的【生態、健康、環保】大家要彼此加油喔!

再一次的,為林生祥、鍾永豐加油!(沒即時PO感想是因為當晚氣氛還在發酵中)
....種分蟲仔避命(種給蟲兒逃命), 種分鳥仔歇夜(種給鳥兒歇夜), 種分日頭生影仔跳舞(種給太陽長影子跳舞);
種分河壩聊天(種給河流乘涼), 種分雨水轉擺(種給雨水歇腳), 種分南風吹來唱山歌(種給南風吹來唱山歌)—【種樹】 詞 鍾永豐│曲 林生祥

註:20世紀20-30年代,日本著名的民族音樂學家小泉文夫先生把日本音階劃分為 " 民謠音階、都節音階、律音階、琉球音階 "四種,所謂琉球音階即以 "do、mi、fa、sol、si、do" 為代表,事實上琉球存在的音階還包括 "sol、si、do、re、fi、sol" 和 "sol、la、do、re、mi、sol"。1980年以後,日本國內及世界各國的民族音樂學者不斷深入到琉球進行田野調查,對小泉文夫先生的 "琉球音階" 提出了新的見解,通過對琉球音樂的全面分析研究,可以證實這三種音階不僅並存,而且以 "sol、si、do、re、fi、sol" 音階使用居多。


上一次聽演唱會已經是十幾年以前的事了 /小帽

10/21 在美濃陳屋夥房聽生祥新專輯發表暨小型演唱會,陳屋夥房就是生祥最早與觀子音樂坑初登場的舞台,昔日的伙伴各自分飛,但對於愛鄉愛土地的心依然不改。即便客家語言對我來說是鴨子聽雷,但生祥與兩位日本來高人:沖繩三弦大師 平安隆(Takashi Hirayasu) 跟吉他手大竹研(Ken Ohtake),默契十足的彈唱合作之間,音律駕馭於語言之上的感染了現場的每一個人,好不感動。

新的專輯不再侷限於單一議題,感覺是反倒以平鋪的方式來描繪農民的辛勤,音樂聽起來爽朗許多,比起之前的菊花夜行軍、臨暗來說,聽起來比較沒有那一股沉重感,也或許現場的關係吧,因為生祥是美濃人,詩人鍾永豐(專輯作詞者)也是美濃人,在鄉親父老面前他們不像是明星,更像是一場自家人團聚的聚會,那樣輕鬆的場面,有時候台下的朋友還會直接跟生祥開開玩笑,這也是在一般所謂演唱會中較少見到的吧。


林生祥新曲演唱完之後,在場的觀眾理所當然要求安可,雖然這場演唱會是不用門票的,但我們也是大老遠從高雄騎單車過去聽,為了彌補一點點出力的辛勞,喊安可的時候小弟當然是不遺餘力!一切的高潮都從永豐的口中唸出:「成仔,耕田是耕毋出水,汝又冇讀到有書......」開始。

是的,是我最喜歡他們的作品之一:風神125。這首歌我已聽了不下百次,永豐念起來比曾秀梅(原曲口白)還少了點滄桑感,表演的成分佔了比較多,大概是因為氣氛漸漸 HIGH 起來了吧!第一次聽生祥現場演唱 風神125 ,跟原先在 CD 聽到的,還有 YouTuBe 看到的相較起來,那種離鄉歸鄉的矛盾情感,已經不復存在,CD 的版本聽起來會有一點像是離鄉打拼卻沒有很好的成績,迫於無奈只好選擇返鄉,有種不如歸去的淡淡哀怨,有種不想風光的絲絲羞赧,還有一種近似哭調的唱腔聲音,用以表達想要回家卻不能正大光明的回家,明明也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錯事,但就是想要極盡所能的低調,明白自己不能掌握什麼,只能暗求土地公,要左鄰右舍們快快睡去,不要見著他返家而多問候了一句。唯有能掌握的就是手中風神125的油門,藉著嗩吶的放聲狂吼,來演繹油門加速狂奔的引擎聲。


後為鍾永豐然而這一天的演唱版本,卻已不再有這樣的情境在,一樣是歸鄉的情,但這一次聽來有種光榮返鄉的自豪,讓母親可以很開心的迎接成仔返家,讓左鄰右舍也可以很高興的一起分享成仔為家鄉打出名號的驕傲。也許是生祥這幾年來不斷的努力,優秀的音樂人成績自然而然會顯得出眾,備受矚目,所以新的唱片內容雖仍以農民甘苦為主要訴求,卻也清新許多。

個人竊以為生祥是以這樣的心情來崇先演唱 風神125,所以整首曲子聽起來就沒那麼沉重了,同時伴奏的樂器樂手也有影響,不再有催淚的嗩吶聲,取而代之的是平安隆老師的三弦跟大竹研神乎其技的吉他美技,字面上聽起來好像有點不搭,沖繩的傳統民謠樂器怎麼也想樣不到會跟現代流行曲風的吉他融合在同一片空氣之中,二者都各自強烈,但卻又各自有調的相輔相成,加上生祥興致一來也改了歌詞,將 Ken 跟 Takashi 的名字唱進歌裡,頓時整個演唱表演的氣氛又活潑有趣了許多。


平安隆平安隆老師,對於這樣的高手你總是會不自覺得以老師相稱,因為他的內容太豐富了!來自於沖繩的三弦大師,光是聽這的名諱也許不能讓大多數的人有任何感動,但當平安隆老師的左手含在三弦琴的末端,右手在音箱附近遊走 的時候,沒有讓人耳目一新的驚豔,但多層次的音律與節奏分明的民謠弦音,紮實的襯托出了生祥的獨特草地嗓音,更有一種思鄉情感的味道出來。

在安可曲當中,老師還小露了一手,取代原版嗩吶的飆音獨角戲(個人還是比較喜歡嗩吶版),改由兩把空心吉他跟一把沖繩三弦一起合飆,平安隆老施興致一來還左手反扣琴弦,一樣的遊走如活水,豈止一個讚字可以形容!大竹研的吉他也是了得,從中音到高音越飆越快也都還是合在節奏上,什麼 G 調、B 調,完全靠手搞定,哇哦!光想雞皮疙瘩還是會起來,要怎麼用文字來形容當時舞臺上,三位老師的魅力呀!空前絕後吧!天時地利人和就那麼一次,功力高深的現場演奏,快速的舞動琴弦卻絲毫沒有走音錯位,那樣的天作之合讓人不想去聽 CD 了,因為再也聽不到了。(不過同伴有偷偷錄影下來,下次再跟他要來回味再三!)


種樹專輯新曲發表


一起唱:「A 押嘍滴 A,A 押嘍滴 A 押依豆哎呀樓低捱,A 押嘍滴 A 押依豆哎呀樓低愛。」


延伸閱讀:
生祥與樂團
林生祥新專輯《種樹》錄音session
生祥的沖繩/日本築夢計畫學習週記
沖繩民謠大師平安隆(Takashi Hirayasu)



里程:130K*2
成員:翁大哥、龍大哥、三任、長興、耀德、ak,半程:小帽、錦芳、Simon、亞文,美濃:志明、小彥彥、怪鴨、嘉玲,插花:南希、宗漢、亞屏

4 則留言:

atwogogo 提到...

好啦,看各位寫得這麼真情流露,我得出來承認,沒聽演唱會就先踩風火輪回家,是我最近極大的遺憾。
那天聽完翁大哥、長興和二代米的對話後,我回家問我爸,以前種稻時如何趕鳥,這下子無意中又勾起二老辛酸的回憶。父親小學六年實際只念了三年,因為只要稻子結穗後,他就得暫時輟學到田裏趕鳥,當用敲的用喊的都沒用時,他就會把電土(那天我們路過大樹時看到聞到的)放到竹筒裏,竹筒上事先有鑽一個小洞,從那個洞倒一些水進去,電土遇水會開始分解產生氣體,這時點火,有石破天驚的效果,嚇得麻雀們食欲大減。
務農的辛酸,聽了幾十年都還沒聽完.....

atwogogo 提到...

延伸閱讀:
美濃與北埔經驗
漫長艱辛的有機路 社大、社區運動與瀰濃有機米向前行

你可以更暸解「彌濃有機米」、張正揚與阿蘭妹................

atwogogo 提到...

引述今天的聯合電子報:
二期稻豐收價賤 連工錢都不夠
【聯合報/記者林宛諭/埤頭報導】

2006.11.09 04:07 am


今年天災少,二期稻作豐收,收購價格拉不高,100台斤溼穀甚至降到870元,農民叫苦說:「連工錢都不夠!」埤頭農會推廣股長李碧珠說,農會契作收購價100台斤還有960元,未來仍鼓勵農民要加入契作。

二期稻作進入採收期,埤頭鄉等稻米產地都是一片金黃,農民在稻田中插滿各種旗幟,要趕走麻雀爭食稻穗。埤頭鄉公所田間調查員吳保國說,今年二期稻作產量高一分地溼穀可收到1400台斤,產量多,價格就會貶抑。

估算一分地大概可以賣個1萬2000多元,扣掉肥料、肥料等成本5000元,二期稻作要種3個多月,才賺7000多元,連工錢都不夠。

吳保國表示,除非是種植香米、越光米才能站上每100台斤1200元價格,不然就是台北人指定要吃的台←九號,才會有好價錢。

吳保國說,埤頭鄉種植台←九號約有500甲佔五成,有芋頭香的香米佔產量五分之一,越光米百分之五。如果要提高稻米價格,有機化、高品質栽品仍是未來趨勢。

埤頭鄉農民與農會契作面積約300多公頃,今年台←九號每100台斤960元,香米是1020元,契作才能保障收購價格,且能控制產量及品管。

Rabbits 提到...

各位知道,美濃聽歌那照片上的場地,是哪裡嗎?

告訴各位,那是我老爸的老家,看到那再熟悉不過的『川堂穎』,著實讓我為之一驚。

我最近也買了一台登山越野車,目前正在苦練腳力,沒想到會在這個網頁看到這篇文章,可惜我目前還不是山羊會員,希望我苦練有成,有一天能跟各位到美濃來個山羊味的歷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