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3

獅王瀑布單車野營 Upstream Bikepacking to the Lion King




要找到一個從高雄出發可以到的無人荒野,自力帶著必要裝備真正野營,還要有令人驚艷的探險終點,可遇不可求!無聊在Google空照圖神遊時,看到大武山麓一個大黑洞,放大檢視、網上搜尋、經驗判斷...,是可行的:單車溯溪到獅王瀑布。

獅王瀑布是射鹿溪瀑布群最後一個,落差雖不是最高,但深潭面積最大,南部少見。要不從撒拉旺瀑布由專業溯溪教練帶領,就要由舊筏灣附近走山路下切才可達,初步網路搜尋沒有找到由水路進去的。這我就有興趣,可以探險的機會不多了!探路、找夥伴,兩週內成行,但最後能不能到獅王瀑布沒有百分百確定...

單車+野營,好啦!Bikepacking,步調放慢一點,味道更醇香,適合老山羊。即使裝備還沒跟上,一天兩天,一次兩次,土法還是可以的。這次有十多人出聲,成行十一人,後山羊時期少見的盛況,在河床雀躍前進時,回頭一望,壯盛的隊伍,真是感動!

溯溪好玩、壓石頭好玩、野營好玩、山中只有這一團好玩,早早到營地開始沒事找事做、或乾脆發呆更好玩;生火好玩、烤肉好玩、找野菜加料好玩、煩惱漫漫長夜好玩、沒有規則好玩、到底是有多壓抑需要野放好好玩...。

沒有訊號的手機剩下時鐘功能宣告九點下半夜開始,躺平的躺平,難睡的難睡,繼續宵夜的宵夜...

早上煮粥、泡咖、吃麵包,擱著營地及單車輕裝上溯,在地圖上虛擬是1.2公里可達,應該不會遇到深谷或斷崖,希望。實況是沿途有不少的大大小小水潭,每個都秀色可餐,所以一路分心、偶而跳石,轉個彎,一片絕壁橫陳,那就是啦!阿堯說:輕鬆達陣。

先後到達的人先是眼光丈量獅王瀑布深潭尺寸、深度,有哇出聲還是沒有,大家一致認為沒見過這種等級的。沈默了一下,接二連三、著裝或脫光光,我都覺得我們自己演了一齣「海灘」,這如果不是Happy Ending,什麼才是?

回望了幾眼,回到營地,趁著把食物清光的同時慢慢拔營。又壓石頭、溯溪、爬牆、公路榨乾,回到鳳山不到四點。滿足列車過站了,笑著下車的人有十一個。

成員:王子、小陳、阿興、振德、勁桑、阿煒、耀德、ak、雲民、阿湯、阿堯(左 >右)

臉書相簿
日期:2017.1.31-2.1

20170125

濁水溪溯源 LTK Adventure Cycling



1080P更多英文版,請點到YouTube上放大看

緣起1234
〈1〉:2015年12/31跨年的那一晚,我在後勁見證了 生祥令人引頸企盼《圍庄》專輯的發表,同時也是五輕關廠的歡慶會。《圍庄》專輯中的庄,包括高雄後勁、雲林臺西鄉、彰化大城鄉台西村等故事場景,當然也泛指我們的家鄉,還有環境命題。也是在那一晚第一次聽到「出,不走」這首歌所寫的真實故事,我們都是環境難民啊!

〈2〉:2016年9月自從讀了吳晟老師《守護母親之河—筆記濁水溪》,對於濁水溪上游最後一個村落—南投縣仁愛鄉合作村的描述,心中大批灰燼又著火了起來。接下來的地圖搜尋、行程設計、新裝備應用...,都只是添加薪柴。

〈3〉:濁水溪為什麼要用LTK?如果去查濁水溪的英文可以找到Zhuoshuixi, Chuoshui River, Jhuoshuei River點點點…,因拼音法而異,官方保證也沒有統一。但是,還有一個非常有力的台語拼音LTK(Lô Tsui Khe),除了有一家生技公司大氣的用它當網域名,去Wikipedia打LTK代表詞條的第一個"LTK Commune",即台客(台灣龐客Punk)天團「濁水溪公社」,向他們致意也是一定要啊!

〈4〉:雖然三年前從英國朋友那邊得知BikePacking(或稱AdventureCycling)這種玩法,覺得這不過是DIY的領域,就是想辦法把行李打包掛到單車上。近年來這麼風行多少是物極必反,早期越野登山車(XC)那種探索未知的況味其實已經沁骨入髓,即使已經式微很久。再回來的就是BikePacking,侷限玩出創意,社群讓產品成熟,坐墊包、三角包、前叉包、手把包…都已經進化超出DIY範疇。其特色是輕量化、沒有硬性結構、幾乎適用任何車種。不僅CycloCross(CX)玩家無縫接軌,連公路車族群都青睞,這次在霧社看到攻武嶺的五台公路車中有三台裝BikePacking坐墊包。新玩具新玩法有新氣象,探險魂有一些復甦。


Day 0 高雄→西螺
成行人數是6+1,阿煒要第三天才來會合。本來是大家打散,搭火車或客運,打包或不打包,晚上到西螺會合。最後決定是開Tacoma上去,如果有什麼狀況可以就近支援。開不開車不會影響行程,早或晚一點回到家而已。西螺住的「一生大旅社」(05-5862124)是非常傳統的那種,上次聽五条人溪洲演唱會找的,正適合沒有懸念的我們,野營才是重點!


Day 1 西螺→達瑪巒(112K,+861/ -509m,地圖Map R1
天剛亮即起,到旅社對面吃九層粿當早餐,還有炸豬皮的綜合湯也是特色。穿過曾是亞洲第一長橋的西螺大橋,拜訪濁水溪一定不能錯過這個古典地標。沿著堤岸往西到出海口,強勁北風讓我們頻頻歪著騎車,越往西越歪。途中經過一片綠蔭,進去一看,不得了!是同一棵榕樹,規模不輸澎湖通樑古榕,後來Google才知範圍達一公頃,號稱全國第一榕樹王的「九龍大榕公」。


到了彰化大城鄉台西村,稍微繞了一下,沒找到《南風》攝影集的場景,就沿著堤防缺口進入河床,但是河道是遠不見蹤影,南邊的六輕煙囪在灰濛空氣中若隱若現,幸好不是吹南風,台西村的居民稍可喘息,但苦了雲林那邊的麥寮、台西、崙背鄉(入冬以來空氣最差)…。沿著路徑騎到底是一片泥灘,正宗黑色,那就是我們形式上的起點–濁水溪出海口。


再來往東沿著灌溉渠道準備入山,北風真是狂扁一頓免錢的,寧可上坡...。到溪洲稍事休息吃午餐,這裏是中科搶水爭議的原爆點。簡單的邏輯:水利局本是為農業而設,不興水利倒是偷發工事要轉撥農水給中科。莿仔埤圳的水已經不足農用,農民才會自己挖井鑿水,一有地層下陷問題才回頭怪農民。而這些不利工業用的濁水,對於耕作可是黑金...


從莿仔埤圳取水口再出發進入二水,這裏則是八堡圳(又稱濁水圳) –台灣三大古埤圳之一。我們沿著八堡圳以及集集線鐵道經民間到集集,北風漸小,沿路盡是濁水澤被的黑色農田,是一段愉快的行程。到集集會合把車預先開去埔里停的押切及阿興,他們一路從埔里經日月潭騎回集集,也是吃力的路段。開始往台16合流坪預定地前進都已經是天黑晚飯後了。


入夜騎車倒也愜意,只是到達瑪巒部落(地利村)時,村民把我們攔下來說晚上往合流坪管制,並好心介紹我們村內營地,從善如流。這裏原是個民宿,荒廢一陣子正好主人在整理,幫我們開燈介紹環境就讓我們在停車場搭營,有水有電真讓人意外。搭帳縫、開火煮食、簡單盥洗、小營火、小酌聊天...,除了沒有想像中更荒野一些,一切都好。


Day 2 達瑪巒→都達村(96K,+3515/-2509m,地圖Map R2
這天完全是在地圖上找尋可能路線的推演,沒有實證,也沒有去搜尋先前可能的紀錄。在Ride With GPS這個行程規劃地圖軟體(從泰國朋友Parn那邊得知)上把路線畫出來時,里程超過100K,總爬升4181公尺。押切看到之後驚訝的說:「東進武嶺也沒有爬這麼多,我們還重裝!」

第一段從達瑪巒走「投63鄉道」還算OK,只是走過才知道日月潭海拔有748公尺這麼高。日月潭的水來自濁水溪的武界水庫,由地下管線進水時有如湧泉,即日月湧泉。日月潭的水再流到更低的明湖/明潭水庫並發電,湖光山色的觀光價值是附加出來的,台灣第一大河多擔待!


武界路(投71鄉道)上卓社隧道就吃力了,接下來一山比一山高,直到武嶺。在新武界橋頭的餐廳吃午飯,休息整裝之後下去濁水溪河床走一段,過熱的「伍巴公路」。溯溪好玩的是過程,當目的就不那麼有趣了...。沿著濁水溪續行曲冰、松林、萬大...,景色宜人,但天光淡出、車速漸慢,神經也越來越緊張,目的地還在黑暗的那一頭,連多遠都無法想像...。


從萬大水庫的「投83鄉道」接回台14霧社已入夜,吃個晚飯督促大家上路。晚上騎山路的經驗不算少,在朦朧與有限視野的黑背景中,你不覺得感受反轉嗎?上坡輕快下坡沈重,而時間都一樣過得緩慢。上到在暗夜中歌舞昇平的廬山,會不會是假的?在大迴彎處轉往合作產業道路,到達預定地前一村的仁愛鄉都達村已經九點,那就喊停!到警察局詢問年輕的駐守警員,他給我們到平靜國小露營的建議。留守阿姨有點意外但熱心接待,有水有電有廁所,還有熱飲機,村落中叫賣的快餐車也還沒走,瞎碰到不能再好的營地。


完成預定的95%行程,沒有破百K,總爬升下修到3515公尺。想像變成實證,放下緊繃的心,算是完成最難的一段吧!?

Day 3 都達村→梨山(71K,+3073/-2423m,地圖Map R3
完成關鍵一天,第三天大家動作稍為放慢,只有老經驗的勁桑一直認為今天才是挑戰。這天里程不長,上武嶺下梨山有騎過知道狀況,只剩下一段約10K的農路接翠峰,那就跟它耗吧…。事實上我太早放鬆了!平靜國小往合作村坡度漸陡就預告了農路的嚴苛,下到溪底涵洞便橋,拍了合照,濁水溪上游最後可以過的路徑。然後就是坡度沒有低於10%的蜿蜒通天之路,這點光是用Google街圖是看不出來的(連這條農路都有,Google實在威)。


農路從奇萊山麓跨過濁水溪,蜿蜒攀上合歡山系接台14甲,梯田狀的菜園/茶園、藍天,還有黑色奇萊隨時在側,雨水、雪水沖刷這黑色頁岩大山,難怪水濁烏黑。風景是壯麗的,但重裝的我們卻虛累累,走走停停,短短10K宛若天梯,接上翠峰都午后兩點了,又要摸黑...


上武嶺是時間問題,先後登頂之後摸黑下梨山,穿衣裝燈,和低溫及黑暗為伍,又一次。穿過大禹嶺隧道,漫漫下坡路,大家輪流點燈、相互提示路況,多年來培養的默契,讓我心安,到梨山也是時間問題。


果然也是時間問題,到梨山時餓昏頭把包包丟在前一間店,又經歷一次中南半島的驚嚇:相機、錢、隨身物丟了怎麼辦?!空白了幾分鐘之後想起先前那家店的情形,去敲他們已拉下的鐵門,失而復得,又一次!原本預定的搭營地–梨山賓館前的涼亭,因為跨年活動的關係而無法使用,幸好在附近發現尚未營運的格狀有頂攤位,就地搭營,不行也沒力了啦!兩天極限重裝爬山六、七千公尺...。哦!今天跨年,山城梨山居然倒數計時放煙火、部落自轟炸山一個多鐘頭,Happy New Year!

Day 4 梨山→力行(44K,+1092/-1532m,地圖Map R4
濁水溪溯源上到武嶺應該就算終結,回頭下山是一個辦法,但不去力行嗎?那條崎嶇蜿蜒山路,一路暢快下坡路,這可是獎賞。不過,人的記憶力真不可靠,上次覺得到福壽山農場沒多少爬坡,其實也是要喘不少氣。


力行產業道路的路況應該是會越來越差,差到菜車/貨車剛好可以過的狀況,遇到坍方也應該會很快搶通,因為這邊有經濟活動—高山農業。這邊不屬於濁水溪水系,而是北港溪/烏溪流域。沿著濁水溪上溯,繞到山這頭,高山農業都一樣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垃圾。因高山交通不方便,農業產生的垃圾,還有遊憩垃圾,都直接往山谷倒,包括農藥、肥料等包裝或殘留,直接流到我們以為清淨的高山溪流,水庫水源區。合作村、靜觀部落、力行一帶都是。上次來力行還沒有這樣的感受,這次停留稍久,出入合歡溪步道,就見到垃圾四處亂丟的狀況。我們中午在華崗買便當吃,前腳一走,老闆把我們便當盒等垃圾包一包騎著摩托車一去一回,垃圾會丟到哪?我們入山消費也製造了垃圾…


華崗之後幾乎沒有上坡了,賺了這麼多,現在就是拿出來花的時候。下坡沒有花錢的快感,上坡自然沒有賺到的感覺。玩過了力行吊橋驚悚的漂浮不久,正要確認紅香溫泉的叉路時,手機響了,腎上腺馬上飆高,傳來阿興噴出去的消息...。不能一直是理所當然!勁桑堪稱最強阿公,當車隊已經邁入老年期(成立10年之後),例行活動幾乎沒有的時期,勁桑依然是一尾活龍,還會感嘆這些年輕小伙子怎麼都不上山騎車。勁桑就是那片難以跨越的高牆,當勁桑說:「不知還能有多少機會跟各位一起這樣騎車?」,突然驚醒!人生有期限,勁桑不會永遠是勁桑,來與不來,簡單或困難的行程從來不是理所當然!


阿興也是,媽媽帶他來跟大家一起騎車時還是國中生,騎著正是這台無敵迅猛龍。儘管多年來鬧了不少笑話,大多數是我們不懂這麼年輕的人在想什麼的代溝;還有一些是騎著迅猛龍孤獨摸索出來的,很勤快的,自己的那一套,會和這群大叔一起騎車也是個謎。他車騎得真好,人車一體下坡行雲流水,打馬球時儘管手感不好,但是車感一流,把這些老大哥們一一洗臉。所以下坡有需要擔心他什麼呢?像押切說的,一連串的疏忽的蝴蝶效應...。我和阿興中斷行程到埔里基督教醫院檢查確認只有外傷(傷口現在都快看不出來了),其他人則留在力行國小搭營...。


勁桑還是會參加下一趟的野營之旅,阿興的迅猛龍換了前叉又復活了!這一老一少,長鬃山羊單車俱樂部的兩極點,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就說得完。

Day 5 力行→埔里(54K,+905/-1948m,地圖Map R5
和阿興在埔里過夜,隔天把Tacoma開上山,去載回不能動的迅猛龍,也解套了七個人但只有一輛車、有限假期的回程困境。紅香溫泉只有留待下次了,把紅香當背景拍了最後一張合照,騎車下山的只剩勁桑、阿峯、押切三人代表。我先載王子、阿煒、阿興去斗六搭火車,回程與騎車三人在埔里會合再開回高雄,LTK Adventure Cycling, not the end.

成員(由左至右)阿興、阿煒、ak、勁桑、阿峯、王子、押切

ak相簿押切臉書相簿
日期:2016.12.29-2017.1.2
總里程:377km,總爬升9446m,總下降9002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