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8

2016紅瓦厝盃登山車賽


你我的青春有多少是一起在紅瓦厝登山車賽隨風而逝?難怪只要有辦,那個好像隱性的基因也突變而出,大家組團復出...。

龔盃盃說:「今年可能是最後一年,因為我要退休了...」,那就這樣吧!大家都年輕過,敬龔盃盃,敬紅瓦厝們,也敬山羊們,那個曾經一心往未知探索的夥伴們…

P.S. 許久不見的許大哥、黑羊哥哥、耀樟都現身耶!

紅瓦厝臉書相簿
關於隊費結餘的佈告欄

20150518

恆春半島大穿越


山羊臉書相簿A山羊臉書相簿B
Justin臉書相簿阿煒臉書相簿廖廖臉書相簿承耘臉書相簿
恆春半島地圖彙整Justin's STRAVA map(A段GPS動態路線地圖)

再上山騎車,在恆春半島台26以東這一帶,覺得很新鮮:首先,山上都沒人耶!連路人、山客都少見,騎車的更只有第一人稱—我們。但台26線上一堆單車騎士,墾丁卻像任何一個夜市;二是,路線很優越ㄋㄟ!怎麼以前都沒聽說?我也沒花太多時間探路,一條條鮮美多汁(汗也要流不少)的越野路線。

運氣不錯,前颱後暴梅夾縫中,兩天會曬傷的好天氣!週六到的,下午先走B段(相思之路),穿越虎頭山以東,晚餐前還有時間在恆春廣場Beer Time。看到旅行公寓的小攤賣起獨立啤酒,那當然是要乾杯!

Photo/ Justin

週日早再加4位湊成10。阿興來會途中出意外,傷肢再斷,真的遺憾!(這幾次復出騎登山車,都有特地邀阿峯、阿興、押切等少壯,想要交棒,老羊有限了...)。以前只管往前望向未知,很單純的驅策,過程中一定有很多無意的傷害,在隊員/同好之間。剩餘價值,年紀到此,現在常這樣想…

Video/ Justin

出發不久,阿堯後輪氣嘴接頭連破三次,從以往的經驗,應該是輕量化可折式外胎與輪框的搭配問題,阿峯、小陳(雖然沒有來)也覺得是如此。我提議兩個人交換外胎試看看,結果到行程結束都OK。至於另一輛悍馬車的廖廖也破胎三次,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要嘛減重,不要背太多,如果窒礙難行,那就換粗胎,哈!

從牡丹水庫走屏170鄉道上山可以到四林,大蝗之路(屏156)最高的虎頭部落盛菊商號,就是最佳補給點。泡麵、冷飲(包括台啤)、乾糧一應俱全。部落規模小到撐不起一家便利商店,但卻夠供應居民所需,絕佳平衡!

Video/ Justin

上四林格山就是雜貨店老闆娘(排灣婆婆)建議的,前幾次沒上去是因為他們說必須原路折返,我又不是爬山狂...。幾週前心一橫上山探路,絕佳展望之餘竟發現其實有其他的下山路,而且幾乎是Single track!這些令人流口水的路徑到底是為何而開?第二次探路得到我的解答:盜伐路徑。事實上從Google地圖上四林格山頂一帶有複雜的路徑,有些目前是不存在,但是幾條路徑的終點或沿線都是大大的坑洞,原生樹種連根挖走...。


野牡丹之路是因為沿路野牡丹盛開;飯匙倩之路是因為初探差點壓到一條百公分眼鏡蛇。後者在屏170入口有紅色箭頭標示,但是一進入路徑又有一個紅色骷髏頭牌。是怕被人發現的罪惡路徑?還是真的飯匙倩危害?

Photo/ 阿煒

多虧阿堯有來:野牡丹之路旁順登四林格山三角點(編號4246);水塔內的莫氏樹蛙;咬人狗的果實,讓海綿情願去試一下咬人痛不痛...最佳生態導覽員。在瘋狂飯匙倩之路下坡中,阿峯手指被芒草割傷,廖廖蛇咬了最後一條內胎,大穿越只能完成四分之一,西斜陽光中出保力,當然還有幾次土地親吻行為,留下愛的疤痕。

Video/ Justin

最後在紅柴坑的海鮮晚餐中結束這次行程,好吃嗎?其實不大有印象,店家上菜很快,我們吃得更快,光速掃完所有菜餚。在地餐桌,汁粒不留,非常Eco friendly!


.成員:Justin、雲堯、阿煒、阿峯、押切、宗霖、承耘、廖廖、海綿、ak

Video/ Justin

.其他Justin's Video:四林格山玩上坡四林格山登頂照

20150203

過山香之路20150201


Photo/ Justin

Justin臉書相簿阿煒臉書相簿雲民臉書相簿阿峯路線資料

舊朋友、新朋友,一起去Off-road...。週六騎車到車城的有:阿煒、志明、押切,ak,還有隔壁班新朋友—宗霖。拖著T2,把睡袋等傢俬一路On-road到南方。還去四重溪洗了脫光光溫泉…

隔天一早,搭巴士的王子、小蔡提早到了。一起吃早餐、買大餅時,阿峯神鬼似的現身,他搭早班東行火車到枋山騎過來,精神奕奕...。八人上路往恆春,忽然一輛T4伸出一個頭打招呼,阿興你...。少年仔坐自強號到枋寮,被野雞車搭訕就上車了,還以為有青春的肉體...。到了西門還沒9點半,那就找咖泡,也是搭巴士的野生雲民自動入列。呼叫黑白雙煞,開車的居然最晚到...。史上最離離落落但準時的集合,11人集團,看是否為烏合之眾?

上鎮南宮時東方雲蔽,飄起毛雨,不擔心,下不久的。大一點也好啊,玩泥巴!嘿嘿… GoBro Camera on…

還要交代的都在影片中了。除了解散也是離離落落,花樣百出…

20150107

2015新年恆春假期 Weekender of New Year


ak臉書相簿王子臉書相簿阿煒臉書相簿押切臉書相簿銳騰臉書相簿阿興臉書相簿

原本四天的行程,大隊人馬在第三天才集結,顯然登山車越野(XC)行程還是有魅力的,有一點復興的味道。MTB is back.

成員:王子、阿煒、小陳、阿峯、阿興、押切、銳騰、綠人x3、ak

Section 1 保力三軍聯訓基地攻山頭

這些山頭,是重砲轟炸的彈著點,外面標著「禁止進入」,要來騎車,請三思!不過,由撿拾砲彈碎片的人所騎出來的路徑(雖然也是禁止的)—彈搜之路,則是安全的,儘量不要離開路徑之外。原本只是路過,看到Off-road的Single-track往山裡面開,忍不住要進來探探...,我懷疑是否有人進來XC一下?

基本上這些路徑既陡又急,上下彎轉,要頻頻改變重心,有點像雞母山,都是山丘自然地形少工事路徑。又有廢棄戰車當靶標,地形殊異,大家玩得頗駭。我有注意路徑旁有著長刺的含羞草近親,提醒還是不夠,不少人直接壓過有刺草叢,結果就是補胎補不完...

Section 2 門馬羅 Revisited

剛騎登山車不久參加過大坪頂的登山車賽,結果就在重劃區的馬路上繞圈。我覺得不可思議,你有一台革命性的單車,居然還停留在馬路上!所以我們自己辦了所謂的「登山車越野賽」,第一次就是在雞母山。2004年出國去參加清萊MTB挑戰賽之後,引用賽道標示法,只在叉路、或危險路段提示,保留一些路徑選擇的自由與探險的趣味(也簡化了舉辦難度)。同年五月移師門馬羅,雖然那次因前一天大雨,改為觀摩賽。之後,和紅瓦厝車隊等約定輪流主辦登山車越野賽...

門馬羅路徑部份是越野吉普車開出來、部份是牛/羊之徑(是真的),然後由發燒不止的長鬃山羊們去串連、整理起來,變成12.5K一圈的XC路徑。2004年之後,由夫妻樹下切到河床(良鑾溪)的路徑幾經變動,其他基本上都維持...。但,十年過去了,隨著有人租屋車城,終於有機會來探探...

日前從旗標頂(目前立有旗桿)逆向稜線回到密林區,發現有條登山路徑接回赤牛嶺舊碉堡路徑。所以有了這段行程,我以為接回門馬羅之後就可以像以前一樣有路徑穿越,變成新門馬羅路徑。但只是以為,順向(基本上是下坡)是順利,但也人仰馬翻。接門馬羅,切回小河床,但是上夫妻樹、以及當初從起點吉普車徑下切小河床的路段都已流失不在。花了一段時間找到牛徑上山,也在晚霞餘暉中結束本次行程,不再回探,由高點往永靖下山。門馬羅完整路徑不再,待整理...


這大概是車隊長久以來真正羊味的行程,登山車等裝備從堪用到不堪用,有人甚至退回初嘗登山車滋味的(大賣場)迅猛龍學生車...。裝備不行了,人呢?我是期待繼續去探探所有可能路徑,假日我可能都在國境之南的恆春半島,想回味、想復出、想體驗...,約一下!

20140223

20140222合歡山MTB雪訓


本週好土PhotoOfTheWeek

山羊相簿押切臉書圖文版零零貳柒臉書相簿

上山像狗,下山要像貓—用雪鏈爬山。



出乎人意料的,阿興在二月份最溼冷寒流來襲當晚,騎著機車上武嶺,臉書上Po了亮麗雪景。年輕人當如此,蓋著溫暖棉被的我,想起多年來的想望:在雪地上騎車...


曾經在網路上看過DIY的雪鏈,現在上網查bicycle snow chain也會出現一堆各種專業的、或DIY的雪鏈。技術不是問題,只是台灣要下雪可遇不可求,最棒的時機(阿興上山那天)已過,且阿興回報:當天下午公路上的雪都融了。不能再考慮了,連絡好四個人一輛車就衝吧!即使路上無雪,我賭還有一個地方可以玩。即刻到五金行買最小號的鐵鏈,裁成一節一節的(每輛車約48節),再買一些束線帶,就是我們雪地騎車實戰的裝備。

週六凌晨兩點在八五基地集合,三輛上零零貳柒的車頂架(一輛行李箱),搞定上路。約五點來到霧社,剛好有早餐店開始營業,吃早餐買補給品。打開車門,儘管認為穿夠多了,五度還真是冷!等下到零度以下的山上要怎麼辦?鳶峰之前遇到殘雪,下車賞玩,並不覺得冷,不知是太興奮?吃過熱食?還是真的有雪不冷?


沿路看到一、兩位獨自摸黑上山的公路車騎士,真是熱血!我們目的不同,在鳶峰停好車,整裝隨即出發。冰柱、白頭的黑色奇萊山、一片一片的雪,沒見過的合歡山公路。甚至還飄雪了,希望它再下大一點,不過就是仙女灑花般,輕飄飄地一陣一陣,沒有在路面上留下新雪...。喘不過氣地爬到武嶺,拍個儀式照(第四次),然後就下到主峰叉路口,嘿嘿!重頭戲開始...


從叉路口以上,登山道上都積雪,甚至比山坡上的雪還多。三天前下的雪已經都硬了,中間比較多人走的甚至結成冰面。在路人的好奇下,開始組裝雪鏈,用束線帶在幅條間固定鐵鍊,要花點時間。裝好試騎,怪怪,甚至在人走都會滑的冰面上都可以騎耶!


開始氣喘如牛的上山,即使雪鏈勉強可以攀爬上山,但都只能一段一段地騎,太陡的路段也騎不上去。發現裝雪鏈上山要用比你平常習慣更大一點的齒比,太輕的齒比容易打滑。上山累得像狗,還真的要像狗一樣全心全意、死命向前。在沿路山友的驚奇中爬到合歡山主峰頂,一路上只要有相機的人都對我們拍照:好酷喲!


第一次上到3416公尺的合歡山主峰,在一片白茫中。歐美一樣的雪景,在公路上的確很難想像,阿興還問說雪融了還要上山嗎?這次賭對了,滿意下山吧!下山就真的要像貓,要輕盈溫柔。我原本打算稍微往兩邊雪較白(沒被踩踏成冰面)的部份騎,不過,初生之犢的押切完全就給它正中直球走冰面,一路順暢滑下山。我比照辦理,還真的是沒問題,儘管戰戰兢兢,雪鏈真的發揮作用。

如果是剛下的雪,或是一直在零度以下,軟雪狀況下(只要不深到輪子全陷),一般登山車巧克力胎就可騎;像台灣下雪是特殊狀態,下完很多時候溫度還是會回升,就會結成硬雪,甚至是冰面,這時就需要雪鏈。有釘子的專業雪胎,更能在冰面上騎。我們下到公路沒有馬上把雪鏈拆掉,在馬路上騎回鳶峰停車場都OK。雪鏈的好處這就點出來了,它是雙用的。


15小時匆匆來回,其中開車占了7小時,還包括下山之後拜訪民雄咖啡爺爺雜貨店。試驗性質,不是典型的騎車行程,卻是騎車生涯的亮點之一。不常這麼玩了,但絕對值得留一台堪用的登山車,有無限可能的!

成員:零零貳柒、小陳、押切、ak

還有:山羊相簿押切臉書圖文版零零貳柒臉書相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