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7

與群樹跳一首輕快的探戈.

20060115 浸水營古道 by mhc

(photo/ ak,詳相簿...)

凌晨四點30分,鬧鐘鈴聲劃破寂靜的夜;此時此刻心理頗後悔,報名參加甚麼浸水營古道嗎?好好睡一覺,醒來柴山輕鬆騎,騎完再到布蘭奇吃個咖啡早餐這樣不是頂好的嗎?!一面準備行頭,心裡一直有這樣想法。

老婆半醒著只回了一句「銘興,你醒了甌!」,又繼續她未完的夢。

五點5分,清脆的鎖鐵門聲,打斷一切不確實際的想法;火車是不等人的,到火車站還得拆卸腳踏車裝袋呢!五點39分,往枋寮的復興號準時開出。

六點15分,坐在空蕩蕩的車箱裡,往左看是暗黑的大武山系,山綾線鑲著一條金黃的曙光,透露著一股神秘的美麗;這條金黃色的曲線就是今天山羊們要翻過去的線啊!心理這樣想著。

(photo/ sanjen,詳相簿,and單車格物)

七點20分抵枋寮,各自忙著組車也忙著哈啦兩句。我的BROOKS B66座墊後面兩個大彈簧吸引一些目光與討論。測試B66 off road的功能則是我今天目的之一。

出發了,大家興高采烈,也沒多想這是23.5K連續上坡痛苦的開始。九點30分抵檢察哨辦入山證。從此開始,心理就一直暗罵「有需要這麼痛苦嗎!」;腰酸得快斷了(腰酸應該是座墊調得太低造成的,直到抵古道入口前三公里時才調整到適當高度)。一路想停下來休息一下,但也一直咬緊牙關撐下來了;休息時刻話變得不多了,因為大伙忙著喘氣,無暇哈啦了(明達忙著找啤酒買)。最後終於於十二點10分抵達古道入口,沒有歡呼,只想說下次決不幹這種傻事了。

(photo/ 晃華,詳相簿...)

十二點40分進入古道,溼滑陡峭的路面讓單車變得不好掌控,不時會出現甩尾現象。也許是太專注於路面,也因為這次帶了有遮陽前緣的安全帽擋住上半部視線,竟然無視於橫在半空中的倒木,硬是把它撞上去。還好無傷,只是眼鏡掉落帽緣歪斜,右眼下方留下約一公分的擦傷而已,還沒見紅。三分之一路程下滑之後,路面就沒那麼濕滑陡峭了,穿梭在雜樹林裡的single track,在靜鬱的森林裡划行,我像是在與群樹跳一首輕快的探戈;為不讓這美好時光瞬間就過去,那就刻意放慢速度;有時還要停下來聽聽樹林的聲音,我沒有聽到任何聲響,只聽到心裡面天使對我說:『歡迎來到天堂樂園!』。

(photo/ 振德,詳相簿...)

下午三點40分來到大武,依照慣例還是有羊提議騎回去,也一定有羊覆議,所以…….,我因為滿足了(也沒有心理準備)所以就不跟了。搭五點1分自強號回高雄,到家也才七點5分。

浸水營古道:撞樹一次,犁田一次,還有下坡時B66不輸軟尾巴。
問我下次還要不要來?…嗯!等時間過往,痛苦不在鮮明,只留下美好回憶時再來問我吧!

P.S.感謝許大哥寒冬送暖,招待雙越嶺Lucky 7一頓大餐!

參與:
勁桑、三任、老陳、耀德、振德、阿謚、阿桂(100K*5,這七隻羊完成雙越嶺)
晃華、阿堯、老莫、志榮、明達、mhc,以及哈達車隊兩位來賓,隊長及王教授(60K*5)

3 則留言:

sanjen 提到...

真的
那股熱流到現在還會從兩胯之間往上竄昇腦門

喔,不
我誤會了,那股熱流是肌肉保養油的功力

浸水營變成百K俱樂部,值得一再回味

ak 提到...

Justin說同一天會有三組人馬要去,我還半信半疑...,係金ㄟ!浸水營什麼時候這麼熱門?

真的是song未停、凍未條,臨到大武車站了,策反之聲又起,「騎回去吧」,這明明是戰鼓咚咚,聽起來又像是招魂曲,七隻羊,聞聲起舞...

Lung 提到...

什麼肌肉保養油阿?那麼"神"